一枪穿云说呵呵( •́ _ •̀

拖延症晚期。

[周喻深夜六十分3.13]他与宠物

周喻六十分。
他与宠物。

1.
“路上小心。”
“嗯。”
简单的回了爸妈,周泽楷穿好鞋子带着狗出了门。
不久前才打完比赛回国,今早从自己的房子回父母家接寄放在这的狗,待到这么晚,不知道在家的另一个人有没有想他?应该是有吧。
周泽楷抬头看了看天气,朝手心哈了口热气,牵着狗绳带着狗往车库去。虽然是春季了,但S市还是这么低的气温,刚从室内出来着实有点冷。
他应该有多穿点吧,可别感冒了。

一开始还是波澜不惊的天空,车行驶到一半开始有了雨丝飘落在车窗,刚巧遇到了红灯。周泽楷开了雨刷器往副驾驶座看了眼,正坐那儿的萨摩耶前爪扒着窗朝着窗外吐舌头。
有点傻,周泽楷想着伸手揉把狗头,想起刚接回狗的时候好像也是这么个天气。

还记得确定就买这只狗时的喻文州表情有多坚定,白色大狗吐着舌头一点也不认生的蹭在他的腿上,周泽楷也还记得他差点就蹲下身把狗赶走了。
然后就被喻文州笑了快一个月的“居然吃狗的醋”。
想着没忍住捏了把狗尾巴,周泽楷同志get“无辜的萨摩耶”表情x1。
不过喻文州还真是意外的特别喜欢这种毛茸茸小动物,回去路上还要抱着狗坐在副驾驶座上,眼里闪着奇妙的光芒跟狗介绍着窗外的一切。

大雨,车辆,也抵挡不了那个人的光芒。
仿佛落入尘间的天使,耐着心跟刚出生不久的生物介绍着这个世界。

2.
其实萨摩耶也不是那么的好养,爱撒娇又任性,调皮又粘人,还经常一副无辜的样子对自己做的错事不认账。
..不过,有点像自己和喻文州的结合体?
儿子,周泽楷后知后觉的确定。

牵了狗进屋迎接的只有亮着一盏灯的房子,周泽楷蹲下解了狗链便任由萨摩耶在屋子里撒欢。
名为大鱼的萨摩耶在地毯上滚了几圈后毅然决然的认准了一个地方跑去,后边跟上了拿了杯牛奶的周泽楷。

“小企鹅——”
周泽楷还没看到人就听见喻文州自带表情的声音,推开房门进去走到喻文州身边,然后顺手就把萨摩耶的脑袋按下,把剩了半杯的牛奶给他。
在狗名这点上两人还是没有达成一致,一个觉得雄狗应该像妈妈所以叫大鱼——对喻文州是小鱼,一个觉得这么傻只会卖萌无辜一看就是周泽楷,企鹅没跑了。
反正就是没想到狗的感受,人家好歹是条狗,不负责的主人就给改了物种!?
不过,萨摩耶兄弟还是傻兮兮的笑着,不论主人叫哪个名儿都乐呵呵跑上前。
狗尊呢?

这显然不是周泽楷想考虑的事情,他看着喻文州喝完了牛奶,便保持着姿势靠上前跟还沾着牛奶星子的喻文州接了个吻,想了想还“不小心”地把萨摩耶赶下对方怀里把自己替换上去,扣着爱狗人士喻文州的脑袋深入探索不让他因为狗的叫唤而分心。
“汪呜..”萨摩耶叫唤了两声绕着黏在一起的两个主人走了一圈,便坐下歪着脑袋继续围观。
喻文州明显察觉到了豆豆眼视线,强硬推开了黏在自己身上的周泽楷,轻了轻嗓叫唤了一声,假装自己没有被吻得气喘红了脸,腰上没有那只撩了一半衣服的手。
“泽楷,带小企鹅睡觉去。”
周泽楷眨了眨眼转头看向萨摩耶,两只大眼对小眼的看了一会儿,大白狗咧嘴给主人一个“萨摩耶的微笑”,他重新转回头吻上身下人裸露在外的脖颈:“他说他不在。”
“等等泽楷..啊..”

3.
我是一只萨摩耶,叫大鱼也叫小企鹅,不过我觉得我还是叫周小鱼好听,一个很吵很吵的男生取得名字!虽然他很吵,但我很高兴,这个名字有两个主人的味道!
我啊,有两个很帅很帅的主人。
我很爱这个家,也很爱两个主人!
最爱,最最爱,用几个最都无法表达的爱!
前几天跟高一点的主人回了家,在爷爷生日许愿的时候跟着偷偷许了个愿,希望我们能够一直在一起!我想上天应该是听到了我的愿望,因为今天高个主人愿意让我待着看他们交配!
哎呀就算有了小宝宝我也会对他好的,不知道鱼主人为什么都不让我看..。
不过真是好害羞啊!但高个主人好像很高兴的样子一直在喊着“紧”,还说是我的原因,嘿嘿!
今天的周小鱼也是很爱,最爱,非常爱这个家!

迟到的520快乐,除草。


方士谦拎着夜宵和啤酒敲响王杰希宿舍门时已经十一点过半了。一贯晚睡的微草队长奇怪的看着这位退役后的前辈有些迟疑的开口叫了声前辈,陷入对方亮晶晶的眼中没再询问给他让了道。
身为职业选手的王杰希自然不能多喝啤酒,方士谦也懂。一边轻车熟路的从王杰希房间里翻出没用的报纸铺在地上,一边从塑料袋里拿出夜宵和几听啤酒,还有一瓶酷儿递给了王杰希。嘴里还边抱怨着酷儿没有以前好喝了。王杰希接过橙汁有些无语,却也挨着他在铺好的报纸上坐了下来。
“前辈,这么晚了特地跑了微草吃夜宵?”
“这不没看到月亮没看到星星想找人谈谈人生嘛,就想到了小队长啦。”
“..退役后去练酒量了?”
“没有啊,我去玩了!”

之后王杰希就看着方士谦一口又一口的喝着啤酒,嘴里停不下来的说起了退役后的生活。
“去了泰国,人妖还没你好看呢..”
“去了韩国,真的我告诉你真的..那里的女人都一个样!”
“..”
“去吃了草莓刨冰,好多草莓的,想不想吃?夏休我请你啊!”
“小队长..。”
王杰希感觉肩上一重,侧头就见着方士谦闭着眼睛散发着酒味倒在他的肩上。
一罐,两罐,三罐。还是三罐嘛。
王杰希拧好了橙汁瓶盖,试探的动了动肩膀。
“前辈?”

“小队长..。”
方士谦像是梦呓一般轻喃出声,头往王杰希脑袋边再挪了挪。
“我是真的..喜欢你呀。”

[叶喻]这叫做欺负单身狗。

*混个更,我对黄少是真爱,没恶意。慎点。
*重要的说在前头,不谈人生只接受哈哈哈(
*没带黄喻玩单纯的队友。好啦说的差不多了。
*我真的爱黄少!!!!!
*好了继续点文拖延(





黄少天的视线就没离开过叶修。
自从国际赛开赛后只要他单独一人..基本上都能看到叶!修!在!亲!他!家!队!长!我靠!作为一个尽职尽责致力于保护好队长的好骑士当然第一时间毫不犹豫的冲上去了!可!是!喻文州居然叫他少天别闹..少..天..别..闹..
黄少天抹了把不存在的眼泪怀疑起是不是同宿舍的张佳乐把他运气夺走了,要不为何孙哲平霸气侧漏的出现了。唉..黄少天叹口气把注意力从走出会议室的张佳乐身上转回叶修,用力一拍桌子站起来。
“我靠叶修你在干什么!?”居然在张佳乐走后就做出这种事!?!?
“如你所见。”叶修轻佻的看了眼黄少天,身上的喻文州扶着他的肩低声说着“少天别看”。
黄少天瞪大了眼看着叶修的手掌顺着喻文州的脊背下滑,细碎的亲吻落在露在队服外的锁骨上,刻意放大的舔舐声在只有三人的会议室内格外的清楚。
..是可忍孰不可忍!队长可忍我不可忍!我要换队!!!!!黄少天反复念叨着快速冲上去给了叶修一拳迅速跑走。

冯主席捂着心口挂断了黄少天的电话。

都说了上课就乖乖上课搞什么搞

*生物老师方士谦x高中生十八岁小班长王杰希
*ooc有
*为了肉而肉。
*旧文修改重发
*没有小队长次《非你不可》肉码不出来用这替代(

王杰希注意到讲台上那个新来的实习老师的视线范围仅存于课本和黑板间后便放松了身体,头靠上冰冷的墙面努力把身体藏到书立之后。

果然是故意的!

王杰希的位置位于最角落的桌子,左边是墙右边没人。身为班主任的方士谦义正言辞的说着什么"班长坐到最后能更好的管理班级没有同桌也避免了这样那样的麻烦挺好的"这类的话,呵呵,方老师还是唬虚空阵鬼去吧!
王杰希紧咬着下唇(他认为)恶狠狠的瞪着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左手伸到桌下按上男人的手背试图阻止在胸前肆虐的动作,却没有多少力气推拒只能覆盖在上方反而有种欲拒还迎的感觉。

"方..方老师别..。"

软糯鼻音在耳边响起方士谦差点就没忍住直接就地把人办了,深呼吸了一口气内心念叨着"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的方士谦还是尽职的维持一副好老师的模样。
"人民好教师"方士谦老师此时坐得笔直单手捧着茶杯眼带鼓励满脸欣慰眼睛不转看着讲台上的小实习生,表面上斯文正经背地里用一件宽大的外套掩盖着春色。
早春还带着些凉意的天气让过于大件的外套充分发挥了作用,当初买这衣服还真是买对了啊。方士谦在内心给有先见之明的自己点了个赞。

原本只是单纯的隔着衣服揉捏乳尖的手往下滑了滑搂上腰收紧手臂把身边的已经没有多少还手之力的小班长往自己方向一带,方士谦稍稍移开了视线看向身边的人忍不住趁着实习生转身板书的间隙凑到王杰希嘴角亲了一口。
方士谦很喜欢揉捏王杰希没有赘肉的腰,一般他这么做都会引来怀里人瞬间的呼吸不稳。
没有在腰部多做停留,温热的手掌从衣摆下方伸入从腰部往上滑没有障碍的直接触碰上挺立的肉粒。先用指腹沿着乳晕重重划过一圈再用上指甲,范围扩大到乳晕外围一圈圈往内滑动,最终抵上乳头中央。两指并上捏起乳头小力往外拉扯随后又按下陷入乳晕之中,拇指压上顺时针转动。方士谦乐此不疲的重复着动作满意的听见靠在自己肩上的小班长发出小声惊呼。

在课堂上做这种事还是太过于羞耻,王杰希抓紧了方士谦的衣角咬紧牙关,容易被其他人发现的场景让快感放大加倍,已经红了的眼角像快要承受不住眼泪的重量泪水即将滴落。

自从会自己洗澡后就没人触碰过的乳头在如此羞耻的环境下被如此羞耻的逗弄王杰希想他这辈子都忘不了了,快感从乳头传到全身王杰希已经开始微微发抖。宽松校裤下的性器在没有人碰过的情况下已经完全挺立,前端流出的的黏腻液体沾湿内裤的事实让王杰希趴倒在桌面上咬住了手臂。

方士谦看了还真挺心疼的,毕竟是自己家的小班长啊。可他又怎么忍得住?

本来只是路过班级去找隔壁年段的林敬言老师拿茶叶,但是不经意的一眼就被上课认真听讲做笔记的王杰希给深深地吸引住了离不开视线,不成器的小方士谦也一秒站得笔直所以说都是小班长的错。
这是事后道歉的方士谦的原话。

当时的方士谦的举动是停下了动作安抚般揉了揉王杰希的脑袋低哑着声音开口:"小班长别咬了,我不逗你了。"

不逗你一个意思是停手,另一个是做接下来的事。
方士谦是个好老师也是个好恋人,怎么会让自己的小班长忍着情欲听课呢?
所以他理直气壮地就继续做了。

王杰希一直都是学校里公认的好学生班级里的好班长,除非放假不然就一直穿着校衣校裤。方士谦曾经抱怨过校裤太丑展现不出他家小班长漂亮的长腿,现在倒是改观了。
没能展现长腿又怎样?撸起来方便啊!
松紧带的裤头轻易就被穿过,方士谦没再做什么"乱七八糟"的事直接伸入内裤内包裹上王杰希湿淋淋的分身指腹重重摩擦过龟头。

"咿!"
"乒-"

带着薄茧的指腹摩擦顶端的快感没法形容,王杰希一不小心低声叫出身体一跳又一不小心带动桌子再一不小心让方士谦的茶杯掉落在地。

......


之后的事可想而知。
被众人目光围住的方士谦脱下外套盖住了羞耻到想要挖地洞藏起的王杰希,谦逊有礼的说了声抱歉拦腰抱起他的小班长匆忙赶到了医务室。那焦虑(x)的神色让实习生袁柏清一脸崇拜方士谦在这次事件中成了人人称赞的好老师。

哦王杰希在那之后一个月没理方士谦,一个月后又是另一个死皮赖脸的故事了。

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正好,暖暖的照在身上驱赶了深秋的寒冷。一望无际的草地上还挂着没有蒸发的露珠,晶莹剔透的照映出天地相接的蓝与绿,和形状各异的云。
周泽楷盘腿坐在草地上微仰着头,开始发散着想象力。
要是前辈在就好了。

战队经江波涛(大概)问过周泽楷后的(代)同意给周泽楷接了一个婚纱的广告,不得不说新公司有心选了这么好的一个景但还是准备不够。这不周泽楷刚换好了衣服半强迫的被上了个淡妆就被晾在了一边,一群人围着搭档的女模特忙里忙外没再理会过他。呃..新公司,不怪。周泽楷想着瞟了眼摄影棚又看到女模特看过来,不太高兴地挠了挠被上了妆的脸一脸不情愿,化什么化,丑。

“猜猜我是谁?”
温热的手掌虚蒙在眼前周泽楷条件反射捉住了手腕,熟悉的声音进入耳中他眼睛一亮轻松从人手中逃脱,后仰着脑袋快速在对方带着笑意的唇角偷了一个吻,才让喻文州在身边坐下:“..怎么来了?”
喻文州按了按被晒干的草地伸直了腿坐下,两人相握在相靠的腿间隐蔽处,他侧头打量着身边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笑的有点狡黠:“喏,那丫头是我堂妹,可喜欢你了。不知道怎么就知道我在s市了要我过来介绍介绍看看能不能成功上位。哎该说我喻家眼光真好呢,还是枪王大大魅力太大?”话音还没落下他就感觉相握的手被人抓紧了些,周泽楷有点慌声音分外委屈。
“..只要你。”
喻文州瞬间就心软了下来反握回去十指相扣,讨好的用指腹蹭了蹭人手背笑容有些无奈:“撩你呢。这可是她哥夫,待会就告诉她已经上位小姑子了。”
“嗯..”周泽楷鼓了鼓腮帮做生气的兔子状。
“诶诶不气不气,回去给你做蛋糕吃。”喻文州抽出手顺了顺人背试图把人安抚得乖顺。
这一招兔子周还是蛮受用的,耳朵软下垂在了身后,捉回喻文州的手重新握住,含含糊糊应了一声就要凑上去亲。
“周队,喻队,呃..可能得推迟到下午拍,要不先去车里休息休息?刚周队换衣服那辆里有碟片可以看的!”
喻文州反应快的抵住周泽楷肩装作帮忙整理衣领,转过头就见工作人员撑着膝有点喘小心翼翼地看向明显不高兴的周泽楷。不易察觉摇了摇头挂上了礼貌的微笑喻文州拍了拍周泽楷让他别任性:“好,我和小周去看碟。那麻烦午餐的时候叫声了。”他视线瞄向了周泽楷,对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眼底闪现光芒快速应了声“好”。
..咦,有种不好的预感?

周泽楷没想到什么,真的。只是看到了一排婚纱被推走而已,没有别的想法了,看他纯洁无辜的眼神。
然后喻文州就被这眼神骗进了休息和罐装用的房车里,周泽楷独自一人走向那排婚纱。

最后挑中的是一件抹胸可拆卸的婚纱,周泽楷拿着它问边上的那个女工作人员买不买多少钱时对方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周泽楷茫然地看着对方边快速点击手机屏幕跑着去问人又跑回来跟他说不卖直接送,一脸“不能那么便宜你”的样子试探性要求拿着那件婚纱跟他合照,被拒绝后表情纠结的沉默了很久可怜兮兮地商量起“要不枪王大大你拿着让我拍一张?”周泽楷不好意思再拒绝就让人拍了一张又签了名才被放走。
女人真是神奇,他想。

@来生要做男神婚礼上的西装:呜呜呜po是婚纱公司的!今天!枪王大大拿了件婚纱来要买?公司因为一些原因直接送了一件!我靠到底是谁抢了我男神呜呜呜站出来![大哭]站出来我绝对不做什么的[大哭][大哭][大哭]给你们这些小婊砸看看我男神多帅顺便破梦[得意]
[男神求嫁.jpg]

换装用的车里有一面大镜子,周泽楷进入时喻文州正靠着镜子刷微博,看到他进来便举高了手中的手机笑的一脸宠溺又无奈。“枪王大大好人气啊,去买了个婚纱就伤了那么多妹子的心,还不去安慰安慰接受个求嫁?”
“只要你。”
周泽楷急急应了声就把喻文州的嘴封住略显粗暴地吻了一通,松开后显得更加委屈微抬起的眼帘下漆黑瞳孔透出坚定。
“只要你。”
喻文州被吻得晕晕乎乎的脑袋一时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这话有点耳熟啊后知后觉想起了草地上的事,噗嗤笑出声带着歉意的重新在周泽楷已经润湿的唇上印了个吻,收好手机从男人臂弯拿走婚纱:“知道啦,我的泽楷最爱我了。作为道歉,那就..如你所愿。”

镜子里的人穿着白色抹胸婚纱,白皙的肩膀和形状姣好的锁骨一览无遗,腰带连着的拖尾堆在了脚边,纱网下的是套着短款公主裙的长腿。喻文州一手挡在胸前一手调整腰带开始后悔起来:“..小周..好羞耻。”
周泽楷倒是一脸愉悦地帮喻文州拉好拉链,自然而然环上了人的腰低头在人白得过分的肩上吮吸出一个印,重新抬头眼角弯弯的笑得灿烂:“好看!”
喻文州噎了一下心想这是你自己选的怎么可能不好看,自暴自弃放开了手靠到身后的男人身上径直从西装兜里摸出了凸起一块的手机,一手覆上对方的手背一手咔嚓拍了一张。
“小周我跟你说,拍的时候可别把手机放裤兜里,很明显的。..笑得还真好看”
周泽楷看着喻文州低着头嘀嘀咕咕的把照片发到他自己的手机上,柔顺的秀发下纤细的脖颈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前辈。”
周泽楷收紧了手臂顺着心里想法低头咬了一口手开始不安分动起来。






女模特身穿长拖尾婚纱站在空无一人的草地上有些失落,本该是人满的草地却只有她自己的存在。正准备离开时周泽楷从后走近单膝下跪手举捧花,微扬的嘴角却像是最灿烂的阳光,张合的口中吐露最让人心动的话语,周围突然冒出一群人配合着喊着“嫁给他”的话却又打破不了中间的甜蜜。
“牵着我,跟我走。”

“卡!”
喻文州长舒口气揉了揉酸痛了腰终于等到了结束。周泽楷下午状态出奇得好不同于以往老是没过的广告这次顺利得不行,脸上总是挂着幸福的笑容让工作人员窃窃私语起中午刷新微博看到的热门话题。
喻文州哼哼两声表示不屑八卦,没有我指不定拍多久呢。

“小周——?”

周泽楷快步走到喻文州面前没有了刚才的笑容,抿紧的唇线透露出紧张却又让人摸不清头脑在紧张什么。周泽楷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吐出,重新看向人直视眼底笑得腼腆又紧张。
“前辈,牵着我,跟我走..?”







@喻文州V:是我哦。//@来生要做男神婚礼上的西装:呜呜呜po是婚纱公司的!今天!枪王大大拿了件婚纱来要买?公司因为一些原因直接送了一件!我靠到底是谁抢了我男神呜呜呜站出来![大哭]站出来我绝对不做什么的[大哭][大哭][大哭]给你们这些小婊砸看看我男神多帅顺便破梦[得意]
[男神求嫁.jpg]






『哦baby 很有爱
nananana 另一半
没有白纱装
不用红地毯
只要一句
love u so babe』
——后弦《很有爱》








肉以后补上。

周泽楷钓到了一条鱼。
原本他也没想钓鱼带鱼还养鱼的,就是跟着自己的赏金猎人团队消磨时间。
现在倒好,最开始主动邀约去钓鱼的吴启杜明桶里只有垃圾,周泽楷的桶里却有一条浅色的鱼在打着转。
..而且还会说话。周泽楷雀跃的看了一眼桶里的那条鱼,蓝色的桶底衬着清澈的水照着安稳的鱼,时不时吐出的泡泡在快到水面时砸破形成不大的涟漪。嗯!没白来。
周泽楷小心翼翼的保守着这个秘密告别了伙伴回到家中,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映得窗边桌上的空鱼缸斑斓耀眼。周泽楷放在水桶拿起鱼缸勤劳的奔到了厨房,脑海中还在回荡着那条鱼对他说过的话。
"你好啊,我叫喻文州。"
"周泽楷?很好听的名字呢,你可以把我带回家吗?"
"不..这里已经被污染了再待在这估计我也活不久了。"
"那就麻烦你了。"
"哦对了..千万别和别人说我会说话这事哦。"
"这是我们的..小秘密。"
小秘密。周泽楷无声的咀嚼着这三个字,手上清洗鱼缸的动作更快了。虽然到现在还是不太相信,不过周泽楷还是秉着"宁可信其有"的念头忙活着,和一条会说话的鱼的生活,想想也不会太差吧。
周泽楷兴冲冲出了厨房放好鱼缸,桶里的鱼已经停下了转圈圈的动作静浮在水中看着他。双手捧起不算太大的一尾鱼,周泽楷把喻文州小心翼翼放进了鱼缸里。
"文州..?"
"嗯。"
"文州..!"
"嗯?"
"文州文州。"
"嗯我在呢。"
不同于人类说话,喻文州的声音直接响在周泽楷的脑中,不大不小,柔柔的,隐隐约约能感受到笑意..和无奈。
"..喜欢!"
周泽楷弯了眼角嘴边也不受控制的扬起小小的幅度哼起不成文的调子继续往鱼缸里加水。
"..我也喜欢小周哦。"
周泽楷不自觉咧开嘴无声笑起用空着的手轻轻触碰了一下鱼的头。
"嗯..小周还是把我带在身上吧?"
"..诶!?"
"..待在这里的话,那就..不能和小周在一起了。"
周泽楷顿了顿放下往鱼缸中加水的杯子站在一旁眼中一片茫然,鱼离开水不能生活是是个人都知道的常识,怎么可能待在身上啊..。他的嘴角恢复平齐,后退了一步坐到椅子上一言不发的用手指戳碰着鱼缸,脑海里突然冒出那句曾经很流行的话"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对于我们来说,应该是"不是生与死,而是你是一条不能离开水的鱼"吧。



跟別人玩的時候突然開的腦洞,好像是突然說了一句那就沒辦法一直和小周在一起了。
呃就除個草混個臉熟我也沒看,有點早的估計很多錯。
喜歡的人挺早跟我說想看我寫完,算是存個檔盡可能寫完等他生日送給他吧。不過..按照原來的腦洞寫不完啦再說!
能改很多啊好像有人給評論提議嗎。或者誰願意跟我一起寫呀!(沒人 唉我還是繼續拖延
明明高三了還寫文忍不住唾棄自己(

非你不可。

方士謙回到家時,已經過凌晨了。
北京這個時候還燈火通明,藉著窗外透進的光能看到許久沒回的家被打掃得一塵不染,原本空空的桌上擺放著一個花瓶。
保潔阿姨那麼溫暖啊。方士謙在心裡感動得一把鼻涕一把淚地開了燈,待適應光線后認真思考起來。菊花什麼的,阿姨應該不懂那麼..那啥的事吧..?
直到看到冰箱上貼著的便利貼方士謙才肯定了,你看人阿姨還給你準備了飯怎麼能把人想得那麼糟糕呢。

從退役后方士謙就逃到了國外,藉著還是大神時賺下的錢狠狠旅遊了一把。這不因為家裡一哭二鬧三上吊..哦沒有,就逼婚,迫不得已才回來的嘛。唉,人老了就是麻煩。奔三“老人”方士謙掛斷電話后捶了捶腰,惆悵的想。
方士謙其實是有暗戀的人的,而且還是一戀就戀好幾年,這不逃出國了嘛。可惜那可是榮耀,那可是微草。這賽季又打出了國,然後方士謙他又沒出息的時刻關注起來了,結果感情不減反增。最後自暴自棄回來相親得了。
倒是對方,真出息啊,都打到國際賽了。瞅瞅妳,都成老方了還這麼沒出息。

方士謙有一搭沒一搭的想著收拾好了行李沖完澡,左手一杯熱牛奶右手一個牛角麵包。惡狠狠咬了一口麵包一飲而盡牛奶衝著窗外一舉杯,一點形象都沒有的大吼出聲:“老子回來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叮咚。”
“臥槽!?”
“叮咚。”
“媽呀這都幾點了還有人動作怎麼那麼快啊!!!”方士謙一個箭步衝到門口關了燈屏氣噤聲裝不在。
“叮咚叮咚。”
“......”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方士謙我知道你在快開門。”
方士謙愣了愣,這聲音有點耳熟啊..。
“小..隊長..?”拉開一條縫方士謙探出頭看了一眼一時沒忍住打了個噴嚏,王傑希一臉平靜的散發酒味,清亮的眼睛但是看不出喝了..能發出那麼濃重酒味的酒,“小隊長這都幾點了不回家睡覺喝什麼酒!?”
“你回來啦。”
“......”
“我之前敲了半天沒人開門就去喝酒了,有點暈,借個宿。”
方士謙呆愣愣的看著王傑希掛著淺淡的笑容徑直進了他家,呃,幹嘛非要來啊。

王傑希確實等了一宿直到看到方士謙從的士上下來,大箱大箱的行李估計也沒那麼快好就沒有提早上來了。也想驅散一下身上的酒味。
身為職業選手的確不怎麼喝酒但不代表不會,王傑希就是少數的異類喝了酒反而更清醒,但一看到方士謙又放鬆下來了睏意上湧。
“呃沒有醒酒藥先喝點開水唄?”
王傑希禮貌的道了谢接過水視線卻黏在了方士謙手上的戒指上,不是冠軍戒指以前也沒見過,款式大小剛好挺像訂婚戒指。王傑希不太確定的開了口語調有些顫抖:“妳..結婚了?”
“啊?哦這個啊,對啊。”方士謙只有一時的愣神隨即坦然承認胡亂扯起,“我不是出國了嗎,就順便找了個金髮美女結婚咯。”
“..嫂子呢?”
“......在房間呢睡覺啦這都幾點了啊。”
“方士謙。”

方士謙的腦子其實在王傑希說等他的時候就沒能反應過來,現在更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做夢嗎為什麼朝思夜想的人跪坐在他身上吻他!?為什麼那麼清楚的感受到了那沉重的酒味!?
“前輩..”
..為什麼王傑希的聲音里若有若無帶著哭腔。
方士謙手抵在王傑希肩上把他推開了些,慘白的燈光下難得見到他一副做錯事要哭要哭的樣子,心瞬間就軟化了。連忙把人抱進懷裡把頭按在自己肩上,一手拍著背用上哄小孩的口氣,方士謙開始糾結起來:“小隊長我沒怪你啊,我..我就騙你嘛..免得讓你見著我都一把年齡了還沒脫團..。”
挖槽小隊長這意思是他也喜歡我嗎!?!?!那我之前幾年糾結個什麼勁兒啊?!!!!!我我我我現在要怎麼辦藉著酒勁上了他明天說我被傳染了其實是酒後——誒誒誒好想不太對???不然裝作什麼都不知道送他回房睡個覺等哪天清醒了不自覺提一下???哦好像行!就這麼辦啦!
方·偽紳士·士謙在心裡理完頭緒調整好臉上表情,露出一副和藹的老人樣正準備張口就聽到王傑希直視著他一字一頓開了口。
“方士謙,我喜歡你。”
“我知道唉呀媽呀你說啥????臥槽!?????小隊長你不按套路來啊?????現在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我靠我靠我靠絕對是小隊長的錯我醉了都出幻覺了!!!!”
——來自嚇得一跳抱頭(大聲)嘀咕的方士謙。

最後還是王傑希狠力掐了一把方士謙才回過神,一臉委屈樣假裝的抽抽鼻子摸了摸被掐得通紅的手臂問我做錯了什麼。
做錯了什麼?還不快做什麼?

最後兩人終於牽手成功滚上了床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啊。

“士謙,戒指怎麼回事。”
“哦..說了啊我結婚了。..別那副眼神看著我啊,這不去了拉斯維加斯嘛,就順便結了婚咯。和愛我,且我愛的人*。誒傑希你幹嘛去——”
“訂機票。”
“去哪啊???”
“離婚,跟我,結婚。”
“..我買了一對啊!!!!!”


END






*梗來自《走錯路》。
肉我以後補上我要去上課了!當然前提是有人想看的話。
勤勞的話有結婚番外。
艾瑪不敢看ooc.......
方神我可愛你了!!!!生日快樂!!!!

没有这首歌

周泽楷头顶着毛巾出浴室时,随着开机程序自启动的qq刚好发出清脆的滴滴声。几步上前将鼠标移下,闪烁的头像是红色的战矛。名为"一叶之秋"的网友好像有点生气。

"周泽楷你再不出现我就不要再和你说话了!"

周泽楷的视线在不到二十个字上来回扫动,再往上是之前一叶之秋的各种脑洞和各种.."周泽楷",他想了一下刚刚显示的红色圈圈里的数字,好像也快逼近99+了。
..可他记得他只是没上五天啊???
叹口气移动鼠标点击回复框,纤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快去跳动发出哒哒响声。

"对不起..出庭。"

"一叶之秋"的主人叫孙翔,是个从热血转型为..热血侦探小说的网络作家,还是周泽楷的对门邻居。不过孙翔自己不知道。
嗯..同时也是周泽楷的暗恋对象。
周泽楷是个律师,以清晰的思维,一击必中,帅气的外表以及明明是个律师却意外少话而出名。
两人的相识很狗血。码不出字的孙翔同学用摇一摇到了自己的邻居,开始了一轮脑洞轰炸。发现对方是律师还帮他找出漏洞还有逻辑问题后更是变本加厉的骚扰起周泽楷来。周泽楷一开始就当是无聊时的娱乐,某天在帮着邻居签收一份快递后发现这个家伙就在一楼道外,开始注意了起来。
至于喜欢?看对眼就喜欢上了咯,而且也是喜欢的类型。

"!!!!!"
"你还活着啊!!!"
"呸不对!"
"好久不见!!!"
"你去哪了啊都没消息!!!"
"我跟你缩我跟你缩!!!"
"我女朋友居然嫌弃我泡的泡面!!!"
"卧槽我都没嫌弃她胸小!!!"
"你说过不过分过不过分!!"

周泽楷看着孙翔把他的聊天窗口刷满也不急着回,慢条斯理擦干自己还淌着水滴的发梢淡漠的看着孙翔开始和他女朋友嫌弃来嫌弃去。
人毕竟是直男啊,他用手按了按胸口,不都决定放弃了吗。

"诶周泽楷你人呢!!!"
"我在"
"你怎么不在线了啊!?"
"怎么开始隐身了!"
"我都不习惯了"

孙翔不知道也不会知道周泽楷一直都是隐身状态。"只对你隐可见让你想看到我的时候我就在"这是闷骚会说得出口的话吗?
白色箭头点开好友列表,独占一个分组的头像上少了类似眼睛的东西。

这次出庭周泽楷是帮一对被夺取正常公民权利的同性情侣辩护。收到辩护请求的那个晚上他想了很多。
周泽楷能给孙翔什么?
周泽楷能让孙翔幸福吗?
周泽楷能追到孙翔吗?
周泽楷..有多喜欢孙翔?
孙翔他,会接受周泽楷吗?
答案自然都是否定的。
然后周泽楷就果断起身取消了给孙翔的隐可见,五天内只用不会自动登q的笔记本,从早忙到晚也没有时间再去想姓孙的青年。
五天也就这么过去了。
如果忽视睡前那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的感受的话,一切顺利

"接下来,事多。"
"少上。忙"
这是事实,周泽楷没必要撒谎。
"..我要结婚了。"





周泽楷第二天才看到孙翔的回复,解释兼抱怨了一堆和编辑的事,最新的消息熟络得像是认识许久的老友。

"恭喜你啊!反正住的近嘛什么时候出来见个面呗。带上新娘子。"



End



















周泽楷永远也不会知道孙翔还有一大堆屏没有刷。
"周泽楷我跟你缩,我三天前跟她分手了"
"我知道你住我对面"
"开庭我有去看的,正装的你更帅了!"
"其实我..喜欢的一直都是你啊。"
"..记不起来了吧。"




「你是否还听得见
为你勾起的心弦
没有发送的留言
有我一整夜纠结」
——后弦《没有这首歌》









没有后续,胎死腹中。懒。

周泽楷感觉很无助。

从开始追喻文州到喻文州提出分手,刚好到第五十天。不上不下的日子,甚至还没有超过两个月。

周泽楷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喻文州的,一开始他们也没什么交集。也就是上场打打比赛打完握个手一起拍个广告偶尔蓝雨来s市旅游再一起吃个饭。

哦,大概是在国家队集训的时候吧。
周泽楷双手交叠在腹部平躺在床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明明都已经过去两周了,为什么,他脑海里还是,喻文州,喻文州,..和喻文州。

集训时周泽楷胃疼的老毛病又犯了。起身出门买药路过身为队长的喻文州的宿舍时,没关上的门正对着走廊。房间内只留下暖黄色的灯光和被调暗的电脑荧光,喻文州左耳边的发别到了耳后,脖子上挂着耳机隐隐约约能听到一点歌声,聚精会神的戴着黑框眼镜时不时抬头看看屏幕又低头在纸上写写画画。
周泽楷不太清楚那时候几点了,嗯..虽然叶领队的房间还有点亮光,两个姑娘的房间还有电视剧的声音,但他还是记得不早了。孙翔都睡了。周泽楷脑袋里想着这些问题也停下了脚步,他有着盯着一个地方出神想到别处的能力。倒是喻文州先察觉到傻站在门口的他,浅浅一笑问了声怎么还不睡啊。
..真好看。
周泽楷眨眨眼睛被唤回了神智但又没能走在正确的思维道路上,习惯性地停顿了一会儿小声又委屈的说了一句胃疼,像是刚想起胃不舒服一样捂在胃上的手上下动了动。喻文州似是轻笑了声拉开抽屉拿出了一盒药给他,在周泽楷又神游起来的时候手覆上他的手背揉了揉说着这药我试过挺有效的。
..凉凉的。
周泽楷在阴暗的走廊里不易察觉的脸红了红胡乱点点头应了声,偷抬眼看了看喻文州低声说了一句再见就转身逃似得回了自己房间。
房间内的孙翔开着空调盖着被子呼呼大睡着,周泽楷也不敢开灯就着黑暗吃下了药,手摸了摸胃露出了晚上的第一个笑容。
暖暖的..!

然后周泽楷就有意无意的注意起了喻文州,在内心默默的给对方下了"好友印象"。
..可怜。周泽楷一个人偷偷在宿舍里看着不知道哪场比赛录像里的索克萨尔被群攻至没法还手的处境露出了怜悯的表情。
笑得..真好看。周泽楷看着记者会上四个心脏中最人畜无害微笑着面对镜头从容不迫的时不时来个嘲讽的喻文州怔了神。
..!!!周泽楷看着喻文州自然的为黄少天拿走因边吃饭边说话而沾上脸颊的米粒心里被感叹号刷了屏。
......
然后周泽楷就被江波涛告知,"队长,你恋爱了吧。"

身为行动派的周泽楷当然直接就去告白追人粘着不放直到同意。

开心!!!喜欢!!!最喜欢了!!!
这是相处中周泽楷内心最常出现的三个词。

不过周泽楷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就被说了不合适了。
话太少?太粘人?不会宠他?..周泽楷想想就惊恐,把自己藏进了被窝里。..好像,自己都有。
这两个星期他也不是没有做什么挽回,但喻文州的态度一直都很坚决。"..我觉得这样就好了啊,和小周当朋友。"

不。
不要。
我不要。
我才不要。
..我不想要。

还没来得及把这些话告诉喻文州,周泽楷就被告知他和叶修在一起了。周泽楷旷了训练直接就在宿舍里哭了一晚上,整整六个小时。放在床头的纸上写满了喻文州,电视还放着不知名的综艺节目,发出的光都是,冷的。
房间里只有他,电视,和喻文州..的名字。
哦,这么说来,他交给了喻文州很多第一次呢。
第一次在意一个人,
第一次关注荣耀外的事,
第一次喜欢一个同性,
第一次那么喜欢一个同性,
第一次觉得..如果是他的话在下面也无所谓。

但是人家又不稀罕你的第一次啊,周泽楷。

他这么对自己说着眼角好像有什么东西滑了下来。大概是太困了吧,周泽楷想。

他最幸运的,或许就是泪点变高了,
和喜欢上了他。